安铁看了一眼秦枫说

安铁一觉醒来,睁开眼睛发现天已经黑了,梦里的安铁在那口深深的井里一直沉落到现在,安铁感觉自己的身体此时还是悬空的,安铁摸了一下床,才意识到自己正躺在床上,安铁把床头的手机拿过来看了一眼,上面有两条短信息和一个未接听来电。 安铁查看了一下手机,看到短信是瞳瞳发来的,电话是秦枫打的,安铁先看了瞳瞳的两条信息: “叔叔,我和白姐姐昨天晚上到的千山,白姐姐定的房间很舒服,我刚睡醒就给你发的信息,叔叔在家吗?吃早饭了没?” “叔叔,千山的景色很美,我和白姐姐玩得很开心,要是没空就不用给我回了,祝叔叔周末愉快。” 安铁看完瞳瞳的两条信息,心里踏实多了,正在安铁琢磨着给瞳瞳回复信息的时候,秦枫的电话又打了进来,安铁接下电话,只听秦枫在电话那头嗔怪道:“怎么才接我电话呀,在家吗?我现在过去。” 安铁说:“我刚才睡觉呢,没听到,你过来吧,对了,买点菜,我还没吃饭呢。” 秦枫抱怨道:“哎呀!还得做饭呐,咱们出去吃吧,我懒得做,好不容易过个周末。” 安铁说:“我也懒得动怎么办?” 秦枫说:“懒猪!要不我从外面点东西拿过去吃吧,你想吃什么?” 安铁想了想说:“回锅肉,其他的你随便吧,对了,你怎么过来啊?” 秦枫说:“我开车过去啊。” 安铁惊讶地说:“你什么时候买的车?这么快!” 秦枫不屑地说:“我才不自己买呢,是单位给我配的,瞎开呗。” 安铁说:“行啊你,单位都给你配车啦,不错不错,路上小心。” 安铁与秦枫通完电话,看了一眼时间,晚上七点多了,安铁从床上爬起来,然后又到卫生间冲了个澡,冲完澡出来,安铁围着个浴巾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新闻联播已经播完了,安铁打算看看接下来的焦点访谈。 正在广告的时候,安铁才发现自己很饿,走到冰箱前,打开冰箱,发现里面基本上都空了。安铁一想,也是,自从瞳瞳住院,安铁偶尔回家都是找冰箱里的东西对付一下,吃来吃去的把冰箱里都掏空了,以前总是瞳瞳往里面一样一样的添东西,现在自己只知道吃,不知道往里添,不空才怪。安铁找了半天,在冰箱的最里面找到两瓶啤酒,这时,安铁特别希望秦枫能快点过来。 安铁拿出一罐啤酒回到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喝着,突然听到瞳瞳的房门口有响动,这回安铁想也没想就知道是小白又在那里闹妖呢,大声呵斥道:“小白!老实呆着,再闹我把你煮了下酒。” 小白似乎听懂了安铁的话似的,扭动着身子走到安铁脚边,一边拱安铁一边抗议似的叫唤,安铁本来就饿得有些心慌,再让这头猪这么一闹,一下就烦了,刚想拿脚把小白踹一边去,突然想起瞳瞳临走时说的话,安铁把脚又缩了回来。 安铁把那只猪抱到阳台,才想起这只猪可能饿了,就往它吃东西的碗里放了点这种小猪专门吃的饲料,小白一见它的小碗里有吃的了,挣扎着要从安铁的怀里下来,安铁把小白放下,它就百米冲刺似的跑到那里吃了起来。 安铁自言自语似的说:“操!你他妈现在比我幸福,我都饿够呛还得喂你,***,还是做猪好啊。” 安铁看完家电访谈,秦枫就拎着吃的过来了,安铁一看秦枫拿着那么多的东西,赶紧接过来说:“你可算到了,再晚会我就饿死了。” 秦枫笑道:“饿死你算了,饿了也不知道先垫点东西。” 安铁说:“我找遍了也没发现吃的啊,现在这里只有猪食和两罐啤酒,啤酒我倒是喝了,也不顶饿啊!” 秦枫娇笑道:“那你就跟猪一起吃猪食呗,哈哈。” 安铁把秦枫拿来的东西一边往餐桌上摆一边说:“我这头猪啊,不是单身,有我的猪老婆在,就不跟它抢了,嘿嘿。” 秦枫捶了安铁一下说:“讨厌!你才是猪,我不是。” 安铁笑道:“好啦,吃饭吧,我可先吃了。”说完,安铁就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秦枫说:“行,你先吃吧,看你那样,跟饿死鬼投胎似的,我先去洗洗手。” 等秦枫洗完手出来,安铁已经把那盒回锅肉干掉了一半,秦枫白了一眼安铁说:“看看,说你是猪,你还不承认,人家还没吃呢,你倒好!”说完,秦枫在安铁的肩膀上使劲拍了一下,然后坐下来。 秦枫一坐下来,先看了一眼安铁,然后大声笑道:“哈哈,我才发现,你还裸着呐。” 安铁说:“这不是洗干净呆在家里等你嘛,嘿嘿,让我再补充一下体力就齐了。” 秦枫妩媚地看了一眼安铁,用手拉了一把安铁围在腰间的浴巾,安铁的小零碎就一下子全曝光了,安铁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瞳瞳的房门说:“别闹,吃饭呢。” 秦枫道:“怕什么!反正瞳瞳也不在家,一会我还要你跟我去她的房间做呢,嘻嘻。” 安铁听秦枫这么一说,愣了一下道:“操!你还有换地的习惯啊?要不要在大街上试试?” 秦枫说:“那怎么了,我是觉得瞳瞳不在简直太自在了,这里就是咱们两人的二人世界了,哎呀!真好!” 安铁看了看秦枫高兴的样子,心里突然觉得很别扭,可又不知道秦枫到底哪里说得不对自己的心思。 两个人吃完饭以后,秦枫收拾完碗筷就去卫生间洗漱去了,安铁坐在沙发上闲闲地看着电视,又吃了点秦枫带过来的水果,秦枫就是这点好,办事比较周到,任何事情她都能举一反三。刚才秦枫过来不但买了饭,连明天的吃的都备齐了,而且对于吃的品味,秦枫也是有一套,现在安铁吃的水果,基本上以前都没吃过,而且都是切成小丁码在塑料盘里的,一看就是大超市里买来的进口货。 记得秦枫以前说过,“贵有贵的道理,贵是一种品味,有时候我只买贵的,而不是对的。”,安铁听了这话当时没诧异死,这整个一个败家娘们嘛。可现在这个败家娘们就要跟自己结婚了,安铁仔细琢磨一下,心里还是有点发虚。 这时,秦枫洗完澡走了出来,头上裹着一条毛巾,身上一丝不挂地走了过来,安铁赶紧随手把客厅的灯关上,说:“操!你是暴露狂啊,对面能看见。” 秦枫光着屁股坐到安铁腿上说:“我高兴忘了嘛,咱俩可是头一回能在这里这么自在,再说了,看见又能怎样?又摸不着,急死他!” 安铁说:“大姐,你真猛!”说完,安铁在秦枫的屁股上狠狠捏了一把。 秦枫发嗲地“哎呦”一声,然后捉住安铁的小弟弟,说:“让你哥哥欺负我,我要欺负你了。”说完,秦枫趴在沙发上,把头埋进安铁的腿里,用牙齿轻轻地啃着安铁,把安铁搞得酥痒难耐。 过了一会,秦枫握着安铁怒发冲冠的小弟弟,跨坐在安铁身上,安铁感觉下身立刻沉入了一口温暖湿润的洞穴里,仰着头,等着秦枫动作,可等了半天秦枫也没动,安铁看了一眼秦枫,只见秦枫似笑非笑地盯着自己。 安铁问:“怎么不动啊,等我啊?” 秦枫娇声说:“哎呀,都说好了嘛,我要去瞳瞳的房间做,你就这样抱着我过去。” 安铁听秦枫这么说,第一感觉是很荒谬,可想了想,安铁的心里居然对秦枫的提议还有些兴奋,在安铁的心里,瞳瞳的房间即使是瞳瞳不在,也有瞳瞳的气息在里面,现在秦枫要求在充满瞳瞳气息的房间里与自己做爱,这让安铁莫名地冲动了起来。 安铁抱着秦枫走往瞳瞳的房间走时,秦枫兴奋地吻着安铁的脖子,用指甲在安铁的肩膀上使劲地抓着,安铁感觉自己的小弟弟被秦枫故意夹了一下,把安铁搞得浑身直发抖。好不容易把秦枫抱进瞳瞳的卧室,一走到瞳瞳的床边,安铁犹豫了起来,看着瞳瞳干净而整洁的床单呆了一下。 秦枫道:“坐下呀,你站着不累啊,哎呀!你放心吧,弄脏了我再给她洗呗,看你那小心翼翼的样子。” 听完秦枫的话,安铁把秦枫往床上一摔,道:“贱货!哪那么多废话!” 秦枫听安铁这么一说,马上会意到好戏要开始了,跪在床上像个奴隶似的说:“主人,我是贱货,你来打我吧,求你了!”说完,秦枫趴在床上把雪白的屁股对着安铁。 安铁愣愣地盯着秦枫撅着屁股趴在瞳瞳床上奇异而淫荡的样子,似乎瞳瞳就站在自己的旁边一样,既有种负罪感,又觉得很刺激,安铁使劲拍了一下秦枫的屁股,一巴掌下去,秦枫的屁股上就起了一只红色的掌印。 秦枫闷哼了一声,扭动了一下屁股说:“主人,用力啊!好舒服!” 安铁啪的一下,又在秦枫的屁股上打了一下,秦枫大幅度扭动着身子喊道:“快!再来!好痒啊!” 安铁一听秦枫这淫荡的声音,一股阴郁之火,迅速上升到脑子里,从秦枫的后面直接冲了进去,秦枫舒服地呻吟了一声,用手抓着瞳瞳的床单,安铁勇猛地在秦枫的身体里横冲直撞了起来,接着在瞳瞳的房间里想起了此起彼伏的浪叫声。 过了1个钟头左右,安铁把他那些小蝌蚪都放进了秦枫的身体里,之后,两个人气喘吁吁地躺在瞳瞳的床上,安铁与秦枫躺的不是一个方向,在这个位置,安铁看到秦枫的洞穴里留着白色的液体一直顺着屁股沟滴到瞳瞳淡绿色的床单上。 此时,安铁的感觉非常奇怪,如果说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魔鬼,而现在,安铁心里的魔鬼正在苏醒,在安铁的心里,瞳瞳的床上是个很圣洁的地方,现在这个圣洁的地方正在被自己亵渎着。在安铁的心中隐隐有种破坏的快感和被谴责的羞耻,这两种复杂的感觉让安铁的眼睛散发着野兽一样的光芒。 秦枫喘了一会后,看了看安铁,说:“我看你很兴奋嘛,怎么?在瞳瞳的床上是不是让你浮想联翩啊,哈哈。” 安铁一听秦枫在旁边冷嘲热讽地这么一说,安铁感觉自己的下面又膨胀了起来,像头暴虐的狮子一样,一下子压到秦枫的身上,开始撕咬秦枫的Rx房,秦枫浪叫着说:“好,就这样!” 安铁在秦枫的身上撕咬了一阵后,把秦枫的身体又翻转过来,重新冲进秦枫的身体里机械地运动着,过了一会,安铁还是觉得自己心里的那股阴郁的火气没发泄出来,看了一眼秦枫白嫩的屁股,猛地冲进了上面的菊花形洞口里。 秦枫像杀猪一样嚎叫了一声,然后喘着气说:“死人,怎么不提前告诉我一声,有点疼!” 让安铁感到意外的是,除了秦枫那毫无防备的叫声之外,居然很容易就进去了,这个地方以前安铁从来没碰过,今天安铁还以为自己要给秦枫开一回苞,没想到秦枫那里好像已经被人动过了。安铁想到这里,在心里暗暗琢磨着,是谁呢?难道是秦枫的前夫干的,这时,安铁又想起了那盘淫荡的录像带,使劲在秦枫的菊花蕾里奔驰起来。 秦枫在安铁的身下大喊大叫,最后喊得嗓子都有点哑了,完事之后,秦枫满头大汗地躺在床上,一边喘一边说:“你,你今天怎么,这么强啊?我说什么来着,你就是对人家瞳瞳心怀不轨,哈哈,你这个变态的色狼!” 安铁听完,愤怒地把秦枫从自己怀里推了出去,骑上秦枫,抓着秦枫的肩膀,怒吼道:“操!你他妈嘴再贱**死你!” 秦枫挑衅似的看着安铁,眼睛里散发着狂野而妖艳的光芒,大声说:“操死我吧,叔叔,叔叔!” 安铁一听秦枫叫自己叔叔,立马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从秦枫的身上滚下来,一边喘息一边说:“行啦,别闹了,今天已经够离谱了。” 秦枫笑嘻嘻地趴在安铁胸口说:“谁闹了,说实话,刚才你听我叫叔叔难道不兴奋吗?” 安铁看了一眼秦枫说:“净瞎扯,在这做不是你提出来的呀?” 秦枫说:“对,是我提出来的,可我看你比我还来劲儿,看来这招有效果呀。” 安铁看了看秦枫,把眼睛闭上,缓缓地说:“我看你也很来劲啊,今天后面才对我开放啊?” 秦枫听了,笑容一下子就僵在那里,眼睛转了转,推了安铁一把说:“看你,这么没劲,以前你也没这要求啊。”说完,秦枫下床对安铁说:“好了,别在那找别扭了,我洗洗去,你跟我一起去吗?” 安铁说:“你先去吧,我歇一会。”

本文由凤凰彩票官网发布于凤凰彩票app下载-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安铁看了一眼秦枫说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