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怯怯软软的声音再次在越雷的耳边响起

越雷正在自己的快递行里,满意的看着自己修订的业务增补条例,突然,他听见一个怯怯软软的声音就在门口响了起来:“请问,你们这里这个……快递,就是送东西的么?”
  “是,您好,请问……”越雷看着空无一人的大门,声音戛然而止,努力地吞了吞唾沫,越雷突然感觉背后有些凉飕飕的,这个大白天的,难道还闹鬼来着,虽然越雷本人是穿越人士,但是他依然觉得自己是无神论者。
  “我想把我自己送给我爸爸!”
  那怯怯软软的声音再次在越雷的耳边响起,可是越雷的目光在屋里扫了个遍,依然没有看到半个人影,不由觉得背后的汗毛一根根竖了起来。
  “那个……你在哪儿啊?”这见声不见人,越雷老觉得自己心里有些扑通扑通的,声音不由也弱了几分。
  静悄悄……越雷的话声落下之后,整个店铺之中就没了声息,这让越雷开始有些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幻听了。可就在他疑神疑鬼四处张望的时候,一张圆圆的脸蛋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叔叔,我在这儿!”圆圆的脸蛋上带着一丝怯怯的表情,却努力地在自己的脸上堆出笑容,头顶的丁丁猫上还绑着两个橘黄色的小珠子,不过无论这张脸有多么的可爱,表情是多么的和谐,越雷看到在自己面前突然出现的这无限放大的圆脸,还是忍不住往后一仰。
  “妈呀,有鬼!”往后仰去的越雷完全忘记了自己身后没有任何的依靠,只听得乒乒乓乓一阵声响,他整个人就如同滚地葫芦一般,摔到了墙角,跟四不像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什么是鬼?梓梓怎么没看到呢?”那圆圆的脸蛋左右晃了半天,确定自己什么都没有看到之后,两只小小的肉手撑到了桌子之上,然后双手一撑,对方咚地一声翻上了越雷的桌子。
  一身粉色的公主裙,嫩嫩的小脚丫上什么也没有套上,就这样光着,踩在桌子之上,越雷这才发现自己的面前竟然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儿。
  “叔叔,你这桌子还真高,梓梓好难才爬上来呢!”小女孩儿使劲地鼓着自己的腮帮子,粉嫩的圆脸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肉肉的包子,让越雷不由想起了秋凛那滑腻的脸颊,情不自禁地走了过去,在小女孩儿的脸上捏了两把。
  “刚才说要快递东西的是你?”感受着指尖那肉乎乎,弹性十足的美好触感,越雷才想起刚才对方好像是要运什么东西。
  小女孩儿似乎并不介意越雷就这样在她的脸上捏来捏去,反而甜甜地笑了起来,两颊之上升起了一抹怯怯的羞红,露出她那两颗可爱的小虎牙,说道:“是啊,梓梓想把自己送到爸爸那里去。”
  “呃……”看着小女孩那双天真无邪的大眼睛,越雷满脑门的黑线,不过他还是努力地在自己的脸上挤出了一点笑容,“梓梓是吧?你说你要寄什么?把你自己寄到你爸爸那里去?哥哥这里是不做这种业务的……”
  “可是梓梓看见那上面写的,只有我想不到的,没有你们送不到的啊!”听到越雷的话语,梓梓的小嘴一扁,嫩嫩的手指指向了越雷门外挂着的那巨大的标语,眼睛之中水汪汪一片,“难道叔叔你是骗人的么?”
  越雷无语地看着那还在外面飘扬的标语,现在他突然觉得自己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当初只是为了让口号更响亮一点,却忘了广告的夸张也是得有一定限度的,一定要在事实基础之上,还好这次来的只是一个小女孩儿,否则越雷都还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梓梓啊,你认识字?”事实上,越雷在快递员之前的工作,是推销员,专职忽悠,虽然业绩比较差,但他觉得自己忽悠这么一个小女孩儿还是没问题的,只是他想先确定一件事情,到底对方是真的自己来的,还是有人找来找自己麻烦的,那标语上的字虽然不多,但越雷却不觉得像梓梓这样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儿能够认得。
  梓梓咬着自己的手指头,努力地点了点头:“梓梓认识的不多,但是梓零认识很多,梓喵也说这里肯定能把我送到爸爸那里去的,梓零和梓喵不会骗梓梓。”
  “哦?”听到梓梓这么一说,越雷的嘴角立刻露出了一抹笑容,小女孩儿就是小女孩儿,实在是太好骗了,而且自己猜的也没错,小女孩儿的背后果然有人指使,只不过越雷觉得奇怪的是,自己好像并不认识什么叫梓零梓喵的人啊,这么奇怪的名字,如果自己听说过,一定不会忘记。
  “梓梓,那梓零和梓喵为什么不亲自送你来呢?要知道,要快递的话,必须要有人签字和付款哦,你一个人可不行!”越雷指了指自己刚刚写下的业务条例,脸上的笑容更盛了,小女孩儿是多么好骗啊,越雷就不相信把这背后主使人给诈不出来。
  “梓零平时都不会出现,梓喵这会儿在睡懒觉,就只有梓梓一个人了,不过梓喵说,要是你不相信,就把这个给你好了!”梓梓的右手一翻,然后递到了越雷的面前,“梓喵说这个应该够付钱了,还叫你不要太贪心,因为梓梓虽然也是贵重物品,但并不是累赘啊……”
  虽然现在越家败破,但是越雷小时候所学的一切都没有忘记,甚至这些年在学院里无法修炼斗气,越雷把大多数的时间都花在了图书馆,翻阅大量的典籍,单单论对大陆和一些珍稀物品的理解,甚至连一些老人都比不过越雷。这也是越雷选择开快递行的另外一个依仗。
  越雷此时已经无暇再去理会梓梓后面说的是些什么了,他现在的目光,已经完全汇聚在了小女孩儿手中的物品之上,喉结不停上下地滚动着,发出一阵阵咕噜咕噜狂吞口水的声音。如果他没有认错的话,梓梓手中拿着的,是号称“黄金龙眼”的龙泪珍珠。
  黄金巨龙的泪珠在滴落的时候如果恰好被深海龙蚌接住,用这泪珠孕育出来的珍珠将会有着黄金一般的光泽,但也会有着如同水晶一般的透明度,还会有着如同水珠一般的质地,如同黄金巨龙的眸子一般,这也是“黄金龙眼”的由来。
  不过,有多少黄金巨龙会滴泪,又有多少生活在深海之底的龙蚌恰好在这个时候浮出海面,并且接住这一滴泪珠?就越雷所知,整个天恒大陆上的“黄金龙眼”绝对不超过三颗,而且最大的也不过鸽蛋大小,而自己面前这颗,梓梓的一只手拿着竟然都十分困难,差不多有半个拳头大小了。
  “你是说,这个是给我的酬劳?”越雷再一次吞了吞口水,眼中闪烁着阵阵光芒,然后抬起头看向了面前的梓梓。
  梓梓使劲地点了点自己的小脑袋,头顶的丁丁猫随着她的点头也一跳一跳:“是梓喵说的,运送梓梓的费用,这东西应该够了!”
  “够了!够了!”越雷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微微眯起了眼睛,“梓梓,那梓喵有没有跟你说过,把你送去哪儿?”
  听到越雷的问话,梓梓的腮帮子又鼓了起来,肉乎乎的脸蛋看起来可爱极了:“送到爸爸那里就行了,这个梓梓知道,爸爸在阿古拉山。”
  “阿古拉山?那不是还得穿过魔兽森林?”对于阿古拉山,越雷还是比较熟悉的,作为整个天恒大陆最为出名的悬空山群,景色美丽异常,但是实际上去过那里的人却并不多。因为在阿古拉山的下方,就是魔兽群集的魔兽森林。只有穿过魔兽森林,才能到达通往阿古拉山的天柱。
  “这个,我得考虑考虑!”越雷看着梓梓,从对方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异样,反倒是对方那双无邪的大眼睛不停地眨啊眨的,好奇地打量着越雷。越雷并不认为以自己现在大斗师的实力,能够在魔兽森林之中畅行无阻,他最多也就能够应付一下四阶左右的魔兽,而在魔兽森林的深处,传说甚至有着超十阶魔兽的存在,那可是堪比斗帝和法神的超级强者啊。只是吹口气,就够越雷挂上几回了。
  但是这颗“黄金龙眼”对越雷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从小生活在各种奇珍异宝之中的越雷对于这种珍稀的物品有着一种天生的yu望,当梓梓拿出这颗“黄金龙眼”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那种拥有的yu望已经在开始燃烧了。
  “那我明天再来吧,梓喵说明天叔叔你也考虑不好的话,就算了吧!”梓梓的右手一翻,那金黄的光芒瞬间不见,越雷都没有看清楚她是怎样将东西收起来的,只看见梓梓坐到桌沿,双手一撑,便轻巧地落到了地面。落到地面的梓梓比起那一米二的桌子还差上不少,怪不得先前越雷只闻其声而不见其人。
  “呃,梓梓!”看到小女孩儿拐出了门,越雷才在自己的脑袋上一拍,连忙跟了出去,发现门前的大街上人来人往,但就是没有了梓梓的身影。
  “这小家伙怎么溜得这么快?”越雷有些郁闷地挠了挠脑袋,本来他还想问梓梓能不能让她口中的梓喵或者那个梓零来签字的。
  “唉,黄金龙眼啊,那可是黄金龙眼啊,四不像,你说我要不要接下呢?”越雷走到了四不像的面前,拍了拍对方的臀部,“起来了,咱们去看看小凛吧,听听她的意见,这妮子看东西一向比我透彻,那梓梓这么小的年级,大人也放心她揣着一枚黄金龙眼四处乱跑,也不简单啊!”
  把四不像吆喝起来之后,越雷便关上了店铺,骑上四不像晃悠悠地朝着学院行去……
  这个时候已经接近了中午,伽农皇家学院也基本上到了吃午饭的时间,学员们都在朝着食堂赶去,回到学院的越雷也跟在人潮大军之中朝着食堂杀去。
  “小凛!”在内院学院的就餐区,越雷很容易就在人群找到了如同青莲一般淡雅的秋凛,然后在对方的肩膀之上拍了拍,招呼道。
  “啊,越雷哥哥!”刚刚打好饭菜的秋凛正准备坐下,突然被人这么一拍,被惊得轻叫了一声,回过头却看到是越雷,一张小脸上立刻浮上了惊喜的笑容,“你不是到临水城送快递去了么,怎么会这么快就回来了?”
  “那笔单子出了点意外。”越雷十分自然地接过秋凛递过来的餐盘,然后坐了下来,吃了两口才抬起头,看了看在一旁满脸笑意看着自己的秋凛,有些尴尬地笑笑,“嘿嘿,小凛,要不我去帮你重新打一份吧!你总不能不吃饭看我吃吧!”
  “没事,我去就好了!”秋凛的小手在越雷的肩膀之上轻轻一按,然后笑着朝打菜的窗口跑去,一会儿便再端着一份饭菜走了回来,坐在越雷的身边问道,“越雷哥哥,你说单子出了意外?什么意外?”
  越雷将昨天发生的事情跟秋凛讲了一遍,然后话锋一转,便提到了刚刚到自己店里来要快递自己的梓梓。
  “黄金龙眼?”听到越雷说出这四个字的时候,秋凛也不由得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小嘴,惊呼了一声。虽然她见识没有越雷那般广博,但是黄金龙眼这么出名的东西,她还是听说过的。但是她很快就冷静了下来,看着越雷,美丽的大眼睛中闪烁着光芒,嘴角带着笑意问道,“越雷哥哥,你是不是心动了呢?”
  “不心动才怪了啊,那可是黄金龙眼呢!可是我想不明白,一个小女孩儿,居然能拿出黄金龙眼这样的东西,而她口中的梓喵又是什么人?不明不白的,我可不敢接下这笔单啊!而且去阿古拉山可是要穿过魔兽森林,那里面太危险了,我可不想有命赚,没命花啊!”越雷点点头,又摇了摇头,有些叹息。
  秋凛手中的小勺子轻轻地在盘沿敲着,嘴角的笑意更盛了:“嘻嘻,其实越雷哥哥你真的想要拒绝的话,又何必要考虑呢,更没有必要来找我了啊!我想越雷哥哥的心中已经有打算了吧!”
  看到秋凛脸上露出的温和笑容,越雷也嘿嘿地笑了笑,几口将餐盘里的饭菜扒拉进了自己的嘴巴,然后抹了抹嘴说道:“难得碰到这么一笔大买卖,不尝试一下就说不行可不是我的风格。而且快递行的口号已经打出去了,说不定以后还会有客人让我运送更加稀奇古怪的东西,这一次只是去阿古拉山,从魔兽森林的外围绕过去也算不得特别危险,只是这里面不可预料的因素太多了,所以有点担心。”
  “要不我陪你去吧!”秋凛突然抬起了头,看向越雷的目光之中充满了温柔和担心。
  “还是不要了,我只是想过来看看你,顺便告诉你一声,免得你担心。”越雷摇了摇头,然后站起身来,“吃完了我们一起走走吧。”
  “嗯!”听到越雷拒绝,秋凛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失落,但她还是乖巧地点点头,将手中的空餐盘放下,然后和越雷并肩走出了食堂。
  午后的阳光穿过茂密的叶子,洒落在小路之上,越雷和秋凛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走着。越雷看着自己身边如同蝴蝶舞蹈一般跳动的美丽身影,嘴角拉起一个漂亮的弧度。秋凛很聪明,越雷的心中确实已经做了打算,他来找秋凛,只是一种习惯。
  这么多年来,在越雷最失败、最颓废的时候,一直都是秋凛在他的身后默默地支持着他,鼓励着他。所以越雷在自己彷徨的时候,都会习惯性地找秋凛,看着对方清雅而温暖的笑容,越雷的心里就会安定很多。
  就像现在,越雷的心里已经充满了信心,他已经决定了接下梓梓的这笔生意,不管对方是出于什么目的,他要让申不通快递行的口号变成现实,一切就从梓梓的这笔单开始。只是,看着秋凛那跳脱如精灵一般的身影,他希望这条小路更长一点,让今天这一天过得更慢一点……
  第二天,越雷早早地来到了快递行,然后等着梓梓的到来。
  随着天空中的阳光慢慢地铺满了整条北大街,梓梓那小小的身影也出现在了快递行的门口,看到那小小的身影,越雷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黄金龙眼啊,到现在为止,越雷都有些怀疑是昨天的自己在做梦。

本文由凤凰彩票官网发布于凤凰彩票app下载-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  那怯怯软软的声音再次在越雷的耳边响起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