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铁对瞳瞳招手说

“是吗,你们还学会骗人啦,瞳瞳你可别跟你白姐姐学这撒谎的毛病,要学习她的优点。” “嘿嘿,我有什么优点啊,你倒说说看?”白飞飞看着安铁笑道。 “优点嘛,还是很多的,一时半会也说不完啊。”安铁说。 “行了,别打哈哈了,估计在你眼里我的优点也没多少,还是咱们瞳瞳优点多,又漂亮又聪明,心眼又好,呵呵。”白飞飞说。 “好了,不说了,瞳瞳都不好意思了,白大侠这次上千山感觉怎么样?” 三个人买回东西后一边吃东西一边开始聊起白飞飞和瞳瞳去千山的情况。 “挺好啊,我原来去过,这次去还是有一些新感受,山还是那山,道观还是那道观,人还是那人,身边的美女却多了心思,瞳瞳在烧香的时候你许愿了吗?” “嗯,许了。”瞳瞳脸红红地说。 “呵呵,许愿不能说的,说了就不灵了。”白飞飞盯着瞳瞳笑着说,然后意味深长地看着安铁问:“这几天忙得怎么样?” “还行,也没什么忙的。”安铁不置可否地回答。 白飞飞看了看安铁,也没继续问:“这样吧,我一会带瞳瞳先去我那里,回头你有空给我们打电话,下午还上班吧。” “嗯。”安铁应了一声,仿佛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对白飞飞说:“明天下班之后我们去海边玩玩怎么样,叫几个人一起。” “怎么玩啊?大热天的。”白飞飞犹豫了一下,似乎兴致不高。 “好玩啊,把大强、李海军、赵燕、卓玛都叫上,还有秦枫,一起玩玩,我们先游泳再吃烧烤,咱们不醉不归,不是很好玩吗?”安铁兴致勃勃地动员道。 “啊,好玩,好玩!”瞳瞳童心未泯,抢先响应。 “好吧,你先约人吧,没准别人已经有安排了。”白飞飞说。 “不会,我一会就约他们,就这么说定了。”安铁说。 白飞飞带着瞳瞳走了之后,安铁直接去了天道公司。 刚进门,安铁就听见赵燕在那里给业务员开会,就听赵燕说:“都赶紧把自己的客户欠款抓紧催一下,这个月底前,必须保证我们公司的客户欠款不超过20%,否则,我们大家都会有麻烦,我不想有麻烦,我想大家也不想有麻烦。月底大家要是完不成清欠任务,我的业务提成和大家一样,扣20%。” 安铁看了赵燕一眼,对赵燕笑了笑。赵燕笑着看了看安铁,然后对业务员们说:“就到这里吧,大家抓点紧。” 说完,赵燕站起来就向安铁走了过来,把安铁领进了大强的办公室。 大强不在,安铁在大强的老板椅子上坐了下来,问赵燕:“大强去哪了?” 赵燕说:“好像是说去“陌上夜话”了,就是我们活动总冠名的那个公司,再过一个月左右,我们的活动就快接近尾声了,正在准备复赛的一些事情,像场景布置,总冠名有些要求,有些细节需要商量,估计一会就会回来,刚还来了个电话。” 安铁说:“哦,那我等一会,我下午也没什么事情,最近公司的事情没影响业务吧?” 赵燕说:“业务没什么影响,照常,刚我还布置他们抓紧清理欠款呐?!” 安铁轻松地笑了笑道:“怎么到处都在欠钱,你欠我的,我欠你的,你是我的债主,我是你的债主。” 赵燕也笑着说:“可不是嘛,满世界都是债主,满世界都是欠债的,呦!周总回来了。” 安铁一看,大强正满头大汗地走进了办公室,赵燕马上站起来说:“给你倒点水?” 大强一边擦汗一边说:“靠,这天真他妈热,还是在家呆着舒服啊,我已经让小晴倒了。”小晴是天道公司的文员,很细心也很可爱的一个小姑娘。 安铁一看大强笑道:“辛苦周总了,呵呵。” 大强对安铁说:“你今天不忙啊,辛苦倒无所谓,只要别出纰漏,有钱赚,累死也高兴啊。”看来,大强这一段压力也的确不小。 安铁看了看大强,认真地说:“大强,前几天我脾气急了点,你别往心里去啊,其实,老马这次主要是怪我们帮了滨城晨报的忙,这事情主要怪我。今天上午老马找我了,说没事了,让我们下不为例。” 大强笑笑说:“哦,那太好了,没事,没事,自家兄弟那么客气干嘛啊,我这段做事是有点出格,这样给自己敲个警钟也好。” 安铁大笑着说:“好啊,大强照这样下去,进步的空间还很大啊,等我们公司做大了,到时候把报社买下来,让老马天天给大强端茶倒水。” 大强也大笑道:“不光是端茶倒水,真有那天,我要让老马天天给我读报,我没听清楚的话就让他重读一遍,哈哈!” 赵燕听了也在一旁笑道:“那倒时候我让老马做点什么呢?” 大强笑道:“到时候让老马给你的办公室擦地,擦一遍不干净就再让他擦一遍。” 安铁哈哈笑道:“好主意!好主意!对了大强,为了表彰你关键时候不拉稀冲得上去,也为了感谢赵燕对公司的卓越贡献,呵呵,明天我请你们还有白大侠等一干人去海边游泳吃烧烤,好不好?” 赵燕拍手道:“好啊,好久没去过海边了。” 大强一听,犹豫了一下,道:“老大,真要请啊!” 安铁道:“当然,就这么定了。” 从天道公司出来,安铁一看表,是下午3点多,安铁给刘芳打了个电话,说是有个采访,下午回不去了。然后又给李海军打了个电话,李海军那没什么问题,正一个人闷着,听说大家要在一起玩,也很高兴。 然后,安铁就一边往白飞飞家走,一边给白飞飞打电话。 “飞飞,在干嘛啊?”安铁说。 “没干嘛,跟瞳瞳俩在吃水果呐,你下午忙吗?”白飞飞说。 “不忙,没什么事。你怎么总不去影楼啊,你总不去不影响生意啊?乔云摊到你这个合作伙伴也真是头痛。”安铁说。 “我这不今天才回来嘛,你以为旅游那么轻松啊,我得休息休息,赚钱还不要命啊?!反正乔云也能干,怕什么呀。”白飞飞说。 “是是是,白大侠总是有理。我现在正去你家呐,要给你你带点什么上去不?”安铁问。 “什么都不用,要不这样吧,你先带瞳瞳回家休息休息吧,这几天又是爬山又是礼佛挺累的,在我这里睡她还睡不习惯,你多长时间到?我让瞳瞳下去等你,你就不用上来了。”白飞飞说。 “那也行,我15分钟就到了,明天的事情定下来了,人都约好了。”安铁说。 “知道了。”白飞飞说。 安铁到了白飞飞家楼下,就看到瞳瞳和白飞飞站在那里等她。看到安铁的车,瞳瞳马上一边跑向安铁,一边与白飞飞挥手再见。 瞳瞳把小包扔在后座上,然后拉开前面的车门,钻进来,一屁股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把双手往腿上一放,巧笑嫣然地说:“终于回家了,重来没出过这么远的门。” 安铁跟白飞飞挥了挥手,然后一边调转车头,一边笑道:“欢迎小美女回来!” 瞳瞳看了安铁一眼,把身体往靠背上一仰,闭着眼睛道:“回家真好!” 安铁开心地看了瞳瞳一眼,没说话。然后回头看了一眼后视镜,看见白飞飞还站在那里目送着安铁和瞳瞳。安铁按了一声喇叭,一溜烟出了白飞飞那个小区的大门。 到了自己家楼下,瞳瞳开心地抢着过去开了单元门,然后一蹦一跳地来到自己家门前,瞳瞳看了身后的安铁一眼,开了门之后,瞳瞳往里一跳,然后转过身来,手扶着门,等安铁进来才把门关上。 等安铁一进门,瞳瞳马上跑到沙发前,把包往沙发上一扔,往沙发上一座,眼睛一闭,笑着说:“终于回家了,这几天想死叔叔了。” 瞳瞳说这些的时候,闭着的眼睛还没有睁开,一副活拨可爱的乖巧模样。 安铁的心中一动,感觉瞳瞳出躺门真的好像变了很多,以前瞳瞳是不会主动说“想死叔叔”之类的话的,这次瞳瞳说出这样直接表达感情的话,一点也没有觉得不自然。 安铁看着瞳瞳,说:“累了吧,你先睡一会,休息一下,要不要先洗个澡,爬山出汗了吧。” 瞳瞳睁开眼睛说:“嗯,我先去洗澡,叔叔,你下午不用再去上班吗?” 安铁说:“不用去了。” 瞳瞳马上高兴地说:“太好了,一会我给你看我拍的照片。” 安铁笑着说:“好的,去洗吧,一会我跟你一起看照片。” 瞳瞳把扔在沙发上的小包有拿起来,去了自己的房间,安铁就在沙发上看电视,等瞳瞳。 安铁看了一会电视,看了小半集电视剧的功夫,安铁发现瞳瞳穿着自己的睡衣进了她的房间。然后,安铁把一集电视剧看完了,还没见瞳瞳出来。 在电视剧的片尾曲响起来的时候,安铁伸了个懒腰,对瞳瞳的房间喊道:“瞳瞳你在干什么啊?” 只听瞳瞳在房间里期期艾艾地说:“马上就好了。” 安铁笑了笑,心想:“不是在房间里化妆吧。” 又过了一会,安铁看完了两集电视剧之间的广告,这广告足有10分钟,下午的电视剧反正是放给家庭主妇和老头老太太看的,安铁看得都有点不耐烦了,有想:“这些电视台为了谋利居然插播这么长时间的广告,欺负老头老太太啊,操!” 就在这时,瞳瞳终于推门从房间里走出来了。瞳瞳出门之后,一边走一边看安铁,再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 安铁见瞳瞳穿了一件水白色的连衣裙,好像很合身,让瞳瞳曲线毕露,安铁有点愣住了,他还是第一次发现瞳瞳已经发育得如此动人,已经是个成熟的少女了。尤其是瞳瞳的两个Rx房,在这件裙子的包裹下显得很坚挺很饱满,十分动人。 瞳瞳脸色有点发红地问:“叔叔,这衣服是不是不太好。” 安铁笑着说:“怎么了?我觉得挺好啊,很好看。” 瞳瞳犹豫着说:“这裙子好像有点小了,这是去年买的。” 安铁“哦”一声,仔细地盯着瞳瞳打量了起来,盯得瞳瞳很不自在。然后安铁发现,这条裙子好像真的有点小了,不是合身,是的确有点小。 “你要是觉得小就换一件。”安铁大大咧咧地说。 “没有了,合身的两件这两天带出去穿的都脏了,要不,叔叔给我买一件吧。”瞳瞳期期艾艾地对安铁说,好像觉得自己的要求有点过分。 “好啊,哎呀,你看你叔叔这个粗心,你要买衣服以后就直接去买,卡不是都在你那里嘛,你叔叔就是个250,丫头,你过来。”安铁对瞳瞳招手说。 瞳瞳走过来,在安铁的跟前不太自然地站着,安铁拉过瞳瞳的手,说:“丫头,我非常严肃地跟你说,以后不许跟叔叔客气,这里是你的家,叔叔就是跟你的爸爸一样,我虽然没有收养你,但是也差不多,你要是总跟叔叔用心,叔叔也会很不舒服,知道不知道,只有你高兴了,叔叔才会高兴。以后,想做什么就去做,想买什么就买,知道吗?要听话!” 瞳瞳盯着安铁,一副深思的样子,小声说:“知道了。”然后却有点神色黯然地回了自己的房间。 看着瞳瞳回房间的背影,安铁心里确实很不舒服,自己一个糙老爷们,对女孩子的需要一向不怎么关注,尤其是瞳瞳的一些生活需要,很少去想。这些年,瞳瞳对自己的各种照顾,自己已经十分自然的笑纳了,而且觉得非常心安理得,可瞳瞳在有些地方却总似乎还是很小心,这种小心让安铁十分心痛,在安铁心里,瞳瞳就是那个可以安排安铁和瞳瞳自己生活一切需要的人,安铁平时的工资卡几乎都是交给瞳瞳保管,安铁身上不能放钱,不管多少钱,他总会在几天之内花光。家里除了数目大一点的钱安铁会存个死期之外,平时的每个月的工资和其他零钱都是瞳瞳用几个不同的银行卡存着,安铁要用都是从瞳瞳那里拿。家里所有的存折和银行卡都是有瞳瞳保管,密码瞳瞳当然也知道。 可瞳瞳却从来不乱花一分钱,也几乎从来不向安铁提私人的要求。安铁为此已经说了她好几次,但说过之后,还是一样,这让安铁心痛又头痛。这种感觉总是让安铁觉得自己和瞳瞳还是有一条看不见的鸿沟。 正在安铁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听到瞳瞳在房间里惊慌地喊了起来:“叔叔,咱家的钱哪去了?怎么没有了?”

本文由凤凰彩票官网发布于凤凰彩票app下载-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安铁对瞳瞳招手说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